• 乌镇不挂红灯笼 - [吟走]

    2007-10-12

         每次看到祖国大地上几乎所有古镇满挂着义乌市场批发而来的红灯笼时,眼中却没有一丝对比强烈的美感,读到的只是雷同的媚俗,充斥了廉价的审美。
      乌镇西栅紧邻京杭大运河,往纵深西行,可以看到西栅老街尽头古老运河几成直角的大弯,河畔白莲塔一柱擎天,河面上蜿蜒的队队拖船,不时发出渐行渐远的汽笛声。登塔远眺,运河江浙两岸农田丰茂,垂柳依依,波光涟漪,恰似一条黄金水道。
      西栅是中国古镇中罕有的岛式区域,保护区内由十二个小岛组成,河道纵横相围,七十二座古桥串成泽国水镇。其中最西端有两块最大的岛地,即大环湖岛和小环湖岛,面积分别约1800亩和100亩左右,两岛皆四面环水,大运河就从岛北侧流过。以前两岛有一简易公路横卧,八十年代岛间还建了一水泥公路桥。西栅保护后拆除了水泥桥,搬迁了小环湖岛上的现代农民建房,整修了岛东南侧沿街的历史建筑。
      规划中位于西栅老街末端的小环湖岛是娱乐餐饮区。
      不可否认,从丽江到阳朔,从新天地到南京总统府的1912,大凡到历史街区的人们,在流连眼前古朴景色的视觉享受后,几乎都想就地搜寻具现代生活象征的咖啡馆、酒吧、茶座,或其它充满小资浪漫情调的消遣场所,以打发饱览历史沧桑后疲惫的心情时光,而红灯笼逐渐成了其标志性的符号。
      我把这类现象称之为“古镇的红灯笼情结”。古镇本没有到处挂红灯笼的传统风俗,只是有人觉得传统建筑的沉稳和内敛,尚不能满足现代人目光和镜头中猎奇的渴望与冲动,红灯笼便成为提升感官的兴奋的佐料,如同清淡鲈鱼上刺激视觉和味觉的剁椒。
      大多来古镇休闲和观光的人们,内心总隐约着反差对比的期待。一方面期望看到古朴原始的景色乃至早已去逝去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内心却希冀在传统的农耕一元生活方式中,享受咖啡飘香,软乐绵绵的工业文明现代生活。
      撩开我们的内心,发现生活在风景中与观赏风景有着不同的心情和期待。
      在游客镜头的美感下,一幢倾斜欲倒的老屋在夕照树影的河边,是一首诗的美丽,但游客眼中的风景透不出老房内生活的急促。
      江南的建筑是砖木结构,除大厅华屋外,大多民居占地局促、室内空间狭小,坡顶结构之下冬凉夏热。记得儿时三伏夏天,总是要提上几桶冰凉的井水泼在底屋,又用拖把将木楼板淋个透湿,以期待给漫长的炎热之夜带来一丝清凉。对所有至今住在老房子里的人们来说,居住质量的提高远比屋外装饰红灯笼更为迫切和实在。西栅的保护与开发,一个重要的理念是不仅管“皮”而且及“里”,即不仅要修复历史建筑的外观立面,更要彻底改善历史建筑内部设施,提升现代舒适生活的标准。在这个理念指导之下,西栅街区按照“老房子不仅给人看,更是给人住”的目标,从污水处理、厨房、厕所、淋浴间改造,管道煤气、宽带、直饮水、电气线路等一系列基础设施改造入手,按照现代小区居住的标准,从根本上改善老房子的居住质量,这种“再利用”的保护方式在中国古镇的保护中,乌镇可算是第一个作了真正的尝试。
      作为一个历史街区的游览景区,当然不可回避地要考虑满足现代社会游客的需求。在西栅的保护工程展开之时,经多次探讨,我们决定将咖啡馆、酒吧等现代娱乐场所集中布局在西栅老街尽头的小环湖岛区域。同时,强调所有咖啡店、酒吧及餐饮概念店的主入口必须放在老街背后,并不得张扬。这种做法虽属无奈,但至少可以让这些表现强势的现代消费符号光芒不再盖过古镇的静谧优雅。
      江南历史街区的灵魂是朴素,粉墙黛瓦是平直的江南语言,蕴含了丰富的地域文化内涵。红灯笼是一个传统景观符号,但用多用滥,反削弱了这历史街区的的厚重。“函牛之鼎,不可以烹小鲜;千金之弩,不可以中鼷鼠。”红灯笼如此,任何景观建筑设计都如此。在布局功能的同时,新旧对比、视觉焦点的形成,必须考虑是否构成对原有历史街区氛围的协调。
      乌镇,很少红灯笼。

    收藏到:Del.icio.us




    引用

    下面Blog引用了该文:
  • 集市or博物馆

    Blog:仙居
    2007-12-12 23:08:58

    评论

  • 我喜欢西栅会所内的改良版“圆锥红灯笼”,时尚而神秘。
  • 曾经听一些人问过,为什么乌镇不挂红灯笼,仿佛在他们眼里,红灯笼才是中国的象征,喜气而且传统,但是乌镇却没有,小桥流水在晚上只有泛光照明,已经是天上人间,何必再用红灯笼加以装饰呢?记得曾经看过这样一个评论。说是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上充斥着山西乔家大院的红灯笼毁坏了大家族的气质,在过去,乃至是先在,成串的红灯笼事青楼之地才有的标志,或许是偏激的,对于影视作品来讲,适当的视觉效果是不可避免。但是对于乌镇,即使是原始的水乡也没有满酒红灯笼的记忆,所以乌镇不跟风,没有满街的红灯笼。只有夜色和泛光照明的天上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