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生活

还是“冲动”了一下

今天某件事情会让你冲动决定,或草率解决。你自己的想法开始酝酿,因此旧有的一切听来显得无趣。在这影响下,你会觉得形式和规矩是束缚。

报名参加了11月15、16日的宏村塔川石城长溪的自助游。本来想再研究研究再讨论讨论,不过怕名额满了,所以还是先报名了。然后回去看星座运势就看到了这个。于是大大地囧了一下。

 

上海的下雪天

  这些天上海下了很大的雪,尤其是昨晚到今天早上,似乎是我见过的最大的雪。据新闻说,也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上班路上,看到路边的汽车上盖的雪厚得像馒头一样。嗯,不过这个馒头只是颜色厚度像,不符合国家标准。不是圆的,也没有小麦香。或者说像奶油蛋糕?地上的雪踩上去也有了松软的感觉,算是真正的雪了。

  在这个难得下回雪,更难得能积起来的地方,以前每次下雪都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而这次大雪却不一样。当身边的同事、朋友因为这场雪而让回家过年成了一件难事,更多的人因为这场雪而遭灾的时候,就对这雪有了一种复杂的感觉。2008年的这场雪是偶然的吗?以后几年还会这样吗?今天看气象预报,南方总算是可以看到红太阳了。

无标题文档

  这两天下雨,阴冷的很,也没意思的很。在家宅了一天加一个上午以后,还是决定出去逛逛。逛着逛着就逛进了公园。现在是冬天,还下着雨,公园很清静,难得能看到几个人。人少了,公园显得有点空旷,也感觉大了不少。一个人在下雨的冬天逛这么“大”个公园也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在公园里看到一只很漂亮的猫,雪白的毛,蓝色的眼睛。这么漂亮的猫怎么也会出来流浪呢?然后,又看到一只黑白相间的猫。转了一圈回来,又一次看到了它。这时,有一对老夫妻在前面招呼它,然后它也很听话地跟了过去。我想,这或许是喂流浪猫的好心人吧。然后我走过的时候,很惊奇地看到,他们原来在给猫治病,给猫的眼睛涂药膏。动物就像小孩子,对于不舒服的治疗过程自然不会配合。于是他们就像哄小孩一样哄猫。在涂完药膏后,拿出了一些猫粮给它吃,真的像对小孩子那样。我看到这个景象后,呆了好久。
  我实在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为啥是英语……

  昨晚去逛店,在门口被一个推销剃须刀的拦住。嗯,我也是个会长胡子的男人,向我推销剃须刀也不算奇怪。那么为啥要和我说英文呢?什么shave,什么three heads……难道我戴着帽子戴着口罩就很像外国人么?

Orz 

又是一岁了

  又是一岁了,不容易啊,这本命年也快过完了。前两日去买了个MP3,算是奖励了下自己。然后呢?然后也就这样了。

又是新的一年

  最近网上流传的2007经典语录的头条就是“人生的最大遗憾莫过于错误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不过很多时候,在遗憾之前,因为受到情绪的左右,或者是信息的制约,是很难知道到底该不该坚持,该不该放弃。而往往事过之后回过头去,又会发现一切又都是必然的。新的一年又来了,但愿将来我不会后悔现在的坚持。

  前两年的新年愿望还是没实现,但是我自己也没为之做过多少努力,也算是活该。现在也没多少想法了,也不着急了。

  莫名其妙写了些让别人莫名其妙的东西,姑且算是新年之际的小小的记录吧。

   

没题目

  话说,昨天的我不是今天的我,今天的我也不是明天的我。

  许久没写啥像样的东西了,一直都没啥感觉。这种状态似乎是从大四开始的。难道是因为忙了累了?或者因为程序写多了头脑僵化了?现在晚上也就上一会网,胡聊一会,就差不多要睡觉了。好久没买新书了。不过现在家里也没地方放,前一阵买的还就这么堆着,地上还有一大堆学校里带回来的专业书。有几本曾经借了看过,想买下来以后再慢慢看的书是买呢还是不买呢?

  明天去西塘玩,放松一下。 先睡觉去了。

慢下来也是不容易的

  世界如此美妙,但我却很少真正停下来,慢慢地去欣赏。总是急匆匆地来,又急匆匆地路过。

  坐在学校的大草坪上,看着天空慢慢变暗,在感觉到时间慢慢流逝的时候,为什么总会感到有一些不安呢?焦躁啊焦躁,这样不好,离传说中的新绅士还很遥远哦。

到田子坊八号桥转了圈

  今天到田子坊八号桥转了圈。本来是没打算去田子坊的。在建国中路上走,看到一个弄堂里有栋房子很有意思,就走了进去。结果走着走着,就看到好多老外,还有好多挂着中英文对照牌子的店。才发现原来转到田子坊去了。

  这田子坊里的老外那是真叫多,似乎比新天地的还多。 在田子坊里走,怎么就觉得这不是在中国呢?店都是外国模样的店,人也都是外国人,空气里到处都是香水味。

  记得八号桥离那里不远,既然都转了田子坊了,顺便也去转下八号桥吧。那里也是一个创意园区,似乎也是由工业建筑改造的。虽然弄得很漂亮,不过已经看不出多少原来的痕迹了。

  回来整理了下,发现还是在八号桥拍得更多一点,

   

黄山没去成……

  到了南方商城,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但是有消息说车除了故障,于是三个人在南方商城的M里等,又看到了几个也是出游装束的,打探了一下,原来也是去黄山的。左等右等,打了几个电话,似乎那个车总抛锚,后来其他几个人跑了,再后来我们也只能跑了……

  我的黄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