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话剧

看话剧《本该如此:牧歌》

晚上看了一场实验话剧《本该如此:牧歌》,公司给的票。

这部话剧没多少曲折的情节,人物也没有什么性格,人物之间也没有复杂的关系,只是作为“人物”而已。但是它却同样让人投入,让人思考,还有不少不同寻常的地方。

那些田园牧歌看起来优美平静,但又处处有诡异,荒诞的气氛,尤其是在一些细节的地方。

Simone(角色的名字就是演员的名字,也没有绝对的角色概念)在表演叼苹果的时候,是Richard把她的头按到水里,这时,我就感到有些不对头。然后Richard在宣布Simone可以叼两个苹果的时候,似乎就有街头卖艺的感觉。再次把她的头按在水里之后,Simone突然就狂暴了,高寒着异教徒云云,把之前的欢乐的气氛打得粉碎,也预示着危机的存在。而这之前演出刚开始,在一片田园牧歌中,观众被请到舞台上,喝啤酒,果汁,还有叼苹果的游戏。观众就在最近的距离感受到了这种突变。之后,Richard把Simone溺死在水里。把“尸体”摆在舞台中央。

然后是夜晚,开始一段充满神秘和宗教色彩的也许是下葬的仪式。台词里暗示了这个平静乡村之外的险恶环境——充满商业、战争、恐惧、绝望的现实世界。之后,Gemma把Simone唤醒(用的还是可口可乐)。然后,就又回复到了优美的田园生活,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在一段华丽的朗诵之后,演员们用道具和口技模仿各种动物和鸟的声音,还模仿牧羊犬驱赶羊群。又回到了快乐祥和的氛围。Lewis拉着一个乐器(不认识,像是小提琴+小号),不时的从一个箱子里和其他一些角落里拎出几个玩具兔子,放在地上,一直到满地都是兔子才似乎觉得够了。满地可爱的兔子使场景变得很童话,而之前这个过程又让我觉得有点虚幻。最后的两只闪着红眼睛的兔子觉着很妖,似乎也是一个暗示。然后,Richard套着一个马,他们拿出骑士时代的盾和剑,演员走上观众席,要观众录一些词。这时候,背景声音突然传来些雷声,这是不详的预兆。Richard带着那个马走上观众席的最后(山顶),诉说着山外恐怖绝望的情景。

之后,Gemma披着斗篷像邪教教主一样一步一步从“山”上走下来,Richard跟在后面像是随从。Gemma站上树墩,被对着观众,念了一段邪教教主毁灭世界一般的词(这个村庄也变成和山外一样恐怖绝望)。Richard杀死了马,Neil和Simone脱了衣服,扮作两个争抢食物的野兽。原来的田园风光变成了恐怖的人间地狱。

灾难结束后一片狼藉,打开了一个原本隐藏起来的电视,播放着火光。演员们重新登场的时候,已经换上了现代的衣服(比如T恤牛仔),原来穿的都是英国传统乡村服装。Richard唤醒了Simone,说那是一场地震。然而我却想,毁灭村庄的应该不是所说的那个“地震”。然后逐渐平复,电视机里的画面也逐渐由火光变成田园风光,但是这个乡村还是毁灭了。

最后,演员们带着动物头套默默地上台,谢幕。似乎这里已经不再有人迹。

结束之后,我在想,这个剧中的田园牧歌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最后,田园牧歌究竟是被地震摧毁还是被外界的力量摧毁?逃避现实的田园生活究竟还是不可能的呢?

网上的评论不多,搜到几篇:
http://yule.sohu.com/20081126/n260854723.shtml
http://w0wangling.spaces.live.com/blog/cns!2B7A6A6E21FD0B2B!6584.entry
http://gorillavale.spaces.live.com/blog/cns!BCFB91B0F0202239!2131.entry

 

看话剧

  昨天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我的绅士男友》,果然是如传说中的那般有趣。走过路过看过,回想起里面的剧情,发现一处有意思的地方。女主角叶萌是一个很独立,尊重自身的人,对待感情也是很认真的。但是在采访杨逍的时候,却表现得功利、势利。作为观众,作为局外人,我们可以看到前因后果,而局内人却看不到背后的情景。人们总有一种习惯地认为,“眼见为实”,但有些时候却未必如此。“眼见”的东西可能是片面的,可能是假象,而“眼见为实”的思维却让人们信以为真。古今多少悲剧都是由此而成。好在《我的绅士男友》基本上是一个喜剧,所以后来他们都认识了对方真实的一面。

  回头想想叶萌为何会有这样的言行。或许如剧中杨逍说的,她在镜头前光鲜惯了,所以显得傲慢自大,但我并不认为如此。之前她主持过另一个征婚活动,见识了许多所谓的钻石王老五,或许还有其他什么经历,让她对那些“成功”男士都有一些防御心理,有意地或无意地要在对方面前掩盖自己的真实思想,甚至是以相反的形式展现自己。也许这才是她“言不由衷”的原因吧。

  杨逍开始是作为一个成功人士出现的。他过去由于物质上的原因而失败的爱情经历促使他奋斗,成为了一个成功人士。而在他内心深处却留下了自卑的影子,他不确信除了物质上的财富,还有其他什么可以保证对方的幸福。在他失去了他的财富后,也就只能选择离开。突然想到,这个角色的名字和金大侠的杨逍是否有什么关联。

  黄大伟虽然没多少财富,也算不上绅士,但在我看来却是个比较完美的人,至少是个很天然的,毫无心机的人。不知道现实生活中像他这般的人有多少,不过我觉得,这世上黄大伟这般在平凡中快乐自在的人应该比杨逍这般的绅士更少吧。

  剧中最后黄大伟和洪飞燕是走到了一起,但是我却怀疑这能否长久。虽然洪飞燕最后认识到了真是的自己,卸下了戴了很久的面具,但由于工作的关系,作为一个女强人,在生意场上仍然要戴着她的面具。这之后她又该如何看待这两个分裂的自己呢?短暂的感动之后,会不会厌倦呢?就像许多王子公主的故事那样,估计编剧也不会去考虑着许多后文吧。

  居然写了这些角色分析,似乎有些莫名其妙。不管了,睡觉去了。明天要去学校办离校手续了,后天毕业典礼。这就要结束大学生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