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苏州

逛苏州3

  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往光福去。先到轮船码头坐公交,那个65路弯弯绕绕开了好久,终于到了终点,然后再搭三轮摩托到香雪海门口。才到光福,就感觉不妙。路边停着的汽车排得老长老长。到了那儿,果然是人山人海。原来像我一样来凑热闹看梅花的人还真的是很多。

  现在正是梅花开得最盛的时候。香雪海公园里大都是白梅,就是最普通的会结梅子的那种,其他品种的梅花并不太多。不过白梅才有“雪”的效果。走到半山上往回看,白花花的一片。当中香雪海的题字那块则是密密麻麻的一片人。梅花只在底下和山脚有。再往上就没啥了。

  回城坐的是另一路车,到汽车北站附近下来,直接走到拙政园。之前没算到往光福一个来回要那么久,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转完以后就去了火车站。去苏州的时候是和谐的动车,回去的时候就没那么好运了,只买到了过路车的无座。

  然后?然后我就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逛苏州2

  第一天下午从网师园出来后,本来想再去看沧浪亭的,后来觉得时间不大够,就觉得直接去虎丘。

  果然是越是有名的地方人越多。虎丘那儿跟着小旗子的一对对人马是一拨又一拨。底下那个剑池就那么一池水,没多大看头;还有那第三泉的水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可以喝的样子。顶上的云岩寺塔是苏州最上镜的地方之一。据说因为古人豆腐渣了一下,这塔就越来越斜,几乎要倒掉,后来又修复过。这塔虽然修过,但还是很残破的样子,缝隙里还钻出了几棵草。并没有像许多古迹,因为修缮而变成了新的东西。前前后后逛得差不多了,就从后山下去。我不想走重复的路。

  走出一个小门,顿时感到别有一片天地。相比前边那许多游人,这里虽然没啥景点,但因为游人罕至,倒也幽静的很。一片竹林,几株梅花,还有枯树,顿时让人感觉静了下来。当时正是黄昏,鸟儿回巢,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地叫。鸟儿,枯树,被落日映成了一副剪影。

  出了虎丘,沿山塘街一路走回城,那可是老长一段路。在街上的黄天源吃了一碗面。没想到这居然是那天的最后一碗。之后就打烊关门了。吃完了,前门已经关了,还是从后门出去的。

  苏州人似乎大都还是按照以前的生活节奏。一个餐馆6点关门要放在了上海那会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上海遍地都是的便利店在苏州也不多,还都是从上海开过去的可的。在上海已经越来越少的小杂货店在苏州倒还不少。苏州的生活方式似乎就像是90年代的上海。

  回到旅社,找了本说禅的书看了会就去睡觉。我总还是有点焦虑症的样子,每当第二天有什么事,或是出门在外就睡不好觉。何时才能真正得自在呢?

逛苏州1

  先放些文字。照片等处理得差不多了再放上。

  这个周末去苏州玩了一圈,一个人去的。本来想找几个伴的,可惜未果。所以就只能孤零零地逛苏州了。

  从和谐的动车上下来,就先赶先到平江路那边的小雅青年旅舍,之前错过了预定时间,但跑过去了,发现还是很空闲的,我一个人还独占了一个四人间。

  苏州这个城市也很有特色。旧城区里保留了整片整片的从前的民居。走着走着就能看到某某故居和某某古人的宅院,虽然现在可能是作为某小学或某办事处。这间青年旅舍原来也是清代留下来的庞宅。中间的庭院里还有假山石。而新房子也刻意地加入了江南水乡的建筑风格,哪怕是高楼大厦。路灯是复古的样式,交通指示牌也弄成了窗格的样子。这样的好处是在老房子周围不至于显得过于突兀。

  苏州城里有许多河道,也有许多桥。在小巷里行走,能感觉到江南水乡的风味。只是相比那几个水乡古镇,时光倒错的感觉要少些。但在这晚上六点就有许多店开始关门地方,也很难把这随处可见的小桥流水和江苏省GDP第一联系起来。

  这回逛了耦园、网师园、拙政园3个园林。苏州园林的曲折回环,移步换景果然名不虚传,经常会得一惊喜。门票最贵的,面积也最大的是拙政园。比其他两个要大气多了。不过相比之下,也少了些江南园林的精致。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拙政园是我逛的最后的一个地方,有点审美疲劳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那里的游人太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