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环游bus100天

环游bus100天 霍清风的故事

上回秋秋(秋初?)说到 环游Bus100天——柳暗

游戏规则 

  “其实,我已经等了你们很久了。你们两个也将会是这个故事里的角色。”
  月生和YOYO闻听顿时从头顶凉到脚底,比南极冰原还寒。之前的那条胳膊,警察局里奶油张的案件记录,那个哀怨的女声,等等等等恐怖诡异的经历都重新浮现出来。莫非我们年纪轻轻,就也要变成两个冤魂??月生和YOYO此时已经吓得僵立在那里,动弹不得,瞪着两双惊恐的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霍清风。
  “说来话长了。其实,那个女子,她的仇人,还有我我,都并非人类。800多年前,我还只是天目山上的一条青蛇,那个女子是一株芙蓉花。(怎么还是芙蓉……)也是机缘巧合,一位老道采药炼丹,无意间洒落了些仙水,应该是不老泉之水吧。我们都饮了一些,顿时感觉如有一道光照亮了眼睛。从此,我们开始了漫长的修炼之路,日日夜夜采天地之灵气,汲日月之精华。过了800年,终于有一天,我们修成了人形。修成人形对于我们本来该是件大喜事,因为我们几百年的修炼终于有了成果。但还没等我们走出天目山,就已经发现这世界已经变了模样,到处都在打仗。我们虽然是得道之人,却也害怕那些枪弹。几百年前的冷兵器时代,那些刀枪弓箭凭我那几百年的道行可以轻松躲过,但那些枪炮一打一片,是如何都躲不过去的。我们在山里修行了几百年,等出来了,却发现以前可以叱诧风云的本领那时却已经大打了折扣。我们在山里几百年没出来,对外面的情况也一无所知,只得在山脚下的小村里先住上一阵。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霍清风,她叫木晴云,我们认做兄妹。”
  “我们尽力使自己看上去和周围的人一样,但终究还是有人发现了我们的能力。于是我不得不表演一些法术,或者给人治病。没多久,杭州城里的一个大员知道了,就把我们叫去,为他做事。那时,杭州的雷峰塔虽然已经破败,还立在那里。我看着那个塔,就想起了800年前被压在下面的同胞白素贞。于是就觉得揪心。有一天晚上,我便把它弄倒了,免得天天看着心烦。挖哈哈哈。又过了几年,国民党倒了。虽然我不情愿,但我手上毕竟沾了共產黨的血。于是,就只好跟着去了台湾,她也跟我一起去了。”
  “原来的那个大员已经倒了。我觉得这几年过的实在太窝囊,就带着她到还算清净的阿里山上先修养一阵。就在阿里山上,我们碰到了同是修道之人的吴天风。这年头,修道之人比白暨豚还稀有,这一见到他,那就像是老乡见老乡啊。后来,吴天风爱上了木晴云。那时,我已经隐约感觉到,吴天风这个人的身上透着一股邪气。我这个做大哥的也劝木晴云,但他们还是好上了。过了几年,一切也都安好,我想可能是自己多虑了吧。这时候,有人发现了我的行踪,加上之前的一些传说,这阿里山也不太平了。于是我偷偷地来到这里,效忠东路的房子。我想,暂时没什么人会想到我这么个人会躲在大城市里吧。”
  “一年前,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一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木晴云和吴天风又是如何由情侣变成仇敌的呢?月生,YOYO,还有许纬伦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欲知后事如何,那就请听下一棒来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