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沙洲集

我们应该怎样倾听

我们应该怎样倾听
那来自天上的声音
是凝视自己身体里的呼应
还是追随北风呼啸的身影

黄昏的鸟鸣唤起遥远的乡情
丛林的吼声惊扰梦中的美景
那些声音的虚实远近
我们又应该怎样判定

或许直到终结把一切分清
我们才能确信我们的谛听
是通往地核深处的路径
还是敞开的另一只眼睛

龙华

你们倒在这里
是为着一个理想
为着一个梦中的国度
现在,你们的名字深深地刻在了石头里
却早已 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去
或许你们本也不为名垂千古
但倘若看到了我们这个时代
脚下的这一片土地可还能安宁
那一团长燃的火可还能忍耐着
不喷发而出

然而现在,这里静悄悄
听不到一声叹息

一个人的舞台

我轻轻地唱着我的歌
赞颂心中的感动
灯光从上方洒下
柔和的,温暖的
橙色的灯光只为我
和我空旷的舞台
在我的舞台上
只有我一个人

这里就是我的世界
只有我、我的歌,和心中
涌动着的喜悦
这世界之外的世界
是狂欢,是悲苦
我不想知道
在我的舞台上
只有我一个人
我轻轻地唱着我的歌
赞颂我心中的感动

杭州回忆

  从杭州回来已经有两个月了,但那里的山,那里的水,还都在我的脑海中飘荡。以前也去过一些地方旅游,但有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可能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没有跟旅游团,而是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去玩吧。
  作为一个城市人,在车水马龙的大都市呆得烦了,总对青山绿水有着无限的向往。在杭州的时候,就琢磨着以后要不要到这里来养老。我们可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啊。面对水波荡漾的西湖,林木葱翠的群山,在喜悦之余,却有一种淡淡的伤感。仿佛这里只是一个幻象,并不属于我。从城市匆匆而来,然后还要匆匆的赶回去,对于这里的山水,我只是一个过客。想起林妹妹喜散不喜聚,说早知要散的,不如不聚的好。然而,毕竟是聚过了,现在离开了,总有一种被割裂的感觉,好像我身体的一部分已经留在了那里。那里的山水已经在我的心上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记。
  很羡慕杭州人,既有城市的便利,又有美丽的西湖和青山。这样的地方可不多。不过不知道这里的人是怎么看的,人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但是据说杭州是国内最休闲的几个城市之一,总算对得起这个地方。
  突然想起了一首古诗: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薰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可见杭州的确是一个让人沉醉的地方啊。在这里住久了,会不会变得怠惰呢?历代偏安江南的王朝,最后都是被北方的民族所打败,而他们的北伐却未有成功的,哪怕是祖荻,岳飞这样的英雄人物。这是不是好山好水带来的麻烦呢?算了,这里还是留着以后养老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可不能这么颓废下去了。

我不知道风的方向

我不知道风的方向
也不知道夜有多长
路灯依然是路灯
在橙色灯光的幻象下
钢铁的身躯只有冰凉

我不知道风的方向
也不知道云的故乡
树木艰难地站立
虬曲的根须紧抠泥土
灰色的沙尘漫天飞扬

我不知道风的方向
也不知道夜有多长

寻觅

暗蓝色的夜空里
布满了点点的繁星
在那里一闪一闪
可是神啊
你又在哪里呢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水塘里溅起了水花
空气中也浸透了水
可是神啊
你又在哪里呢

一朵小花开了
精巧的花瓣映着阳光
小心地咱绽放着
可是神啊
你又在哪里呢

我知道你无处不在
但在此刻
神啊
你又在哪里呢

蛾子

蛾子啊
当你停在窗玻璃上
你在想着什么呢

有人说,你是黑暗的使者
有人说,你是光明的信徒

如果你是黑暗的使者
为什么甘愿把自己的生命献给烈火
如果你是光明的信徒
为什么又躲在夜里,避开太阳的光辉

在你灰色的披风下
有着一颗怎样的心
在你丑陋的面具后面
又有着怎样的面容

蛾子啊
当你停在窗玻璃上
你又在想着什么呢

树叶黄了

树叶黄了,掉了
化在泥里,没了
曾经是一颗闪光的新芽
曾经是一片撑满的浓绿
曾经也有过最后的辉煌
这些曾经的记忆
现在都还在吗?
而那些被轻轻拾起
小心地夹在书里的
又是幸运的树叶吗?
他们又会不会知道
刚才的那些胡思乱想呢?
树叶黄了,掉了
给了这世界上一些人
一些残破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