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文学

文学社这些年(上)

  我从小喜欢看书,后来也喜欢自己写点东西。所以进了大学以后,第一次社团招新爆棚会的时候,我就找到了文学社报了名。当时文学社的小摊还是兜了好几圈才找到的。我们学校的文学社原来叫星期四诗社,因为是在一个星期四的晚上建立的,当年也算有点名气。在我进大学的前一年,改成了彩虹文学社,又在我加入后不久,因为很多人觉得这个名字有点俗,就改成了新茶文学社。当时的社长是汪海青姐姐。那会我还是刚进大学,面对学长学姐就像一个小孩子,但我却很喜欢这个社团,大家相互之间都很友好,每次交流也都很有意思。

  后来我生病休了一个学期学,听说那年暑假的时候社团组队去了一次杭州。等我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沈志刚同学开始接任社长。在我不在的那个学期,贺世兰姐姐自己组建了一个晨曦文学社,后来两个社团又重新合并到一起,叫做晨风文学社。但社团的气氛还像当初一样,现在我还记得有人把鸟嘌呤腺嘌呤写成鸟飘零,线飘零改了一首诗。

  那年海运学院(现在叫海事大学)办了第二届十校诗会,我也挑了几首诗参加了。那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类活动。我们学校那次得了团体第一,我自己也很意外地拿了三个奖。这或许是我经历过的文学社最光辉的时刻吧。这个学期结束后,沈志刚同学报名参军获得批准,实现了他的军人梦想(虽然最后很失望),下个学期就要离开了,后来就把社长让给了贺世兰姐姐。

   贺姐姐想办一个大活动,也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游园会,有各种传统的游戏和对对联。因为这是一次大活动所以就有许多之前的准备工作,那个个学期内部活动差不多都是在准备这个活动。虽然这个活动因为条件限制,有点像一首变了味的老歌,但最后还算是成功的。

读宋词三百首有感

  宋朝的时候似乎那些当官的都很风流的。而且那个时候似乎还很流行这个……多数宋词都是描写这种经历,或是假借这种经历来说些什么,然后这种形式还成了正统。明朝开始,朱程理学成为主流,文人都规矩了很多,至少表面上是这样。词也就没有宋朝那么繁荣了。

一些歪理,看过笑过

夏天(其二)

走过夜晚的街道
走过一盏盏路灯
从一双双黑色的眼睛里
寻找,我自己的身影

想起那座神秘的花园
和那个古老的传说
夏天的晚风
凉凉地吹着疲惫的汗水

影子被路灯拉长了
斜斜地指着
黑夜深处
那个宁静的地方

夏天(其一)

夏天,饱满的河水
引诱着干渴的嘴唇
幻想着,让蒙尘的躯体
从光滑而清凉的水中走出
倦倦地睡去
梦见那一年夏天的
故事和蜿蜒的枝条
把一切真实都忘却
忘却炎热,忘却生活
留下一个潮湿的
南方的夏天和一条
饱满的河水

神仙

少年的情,少女的梦
都已经埋藏在坟墓里
却又不时散发出
一些陈酒诱惑的香气
思凡
只能是偶尔一划而过的意识
凡间的争夺和欺骗
已经躲开,又怎能回去
清洁的心,又怎能再次蒙尘
下凡游玩,也像城里人那样
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看看风景,听听凡人关于天上的故事
回想起当年成仙的那一天
看穿了凡事红尘
悟透了色色空空
便真能无烦无忧?
驭风在天上云端
品尝着仙草玉露
便真能自在逍遥?
看着地上的芸芸众生
留下一些无奈
来回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