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我们应该怎样倾听

我们应该怎样倾听
那来自天上的声音
是凝视自己身体里的呼应
还是追随北风呼啸的身影

黄昏的鸟鸣唤起遥远的乡情
丛林的吼声惊扰梦中的美景
那些声音的虚实远近
我们又应该怎样判定

或许直到终结把一切分清
我们才能确信我们的谛听
是通往地核深处的路径
还是敞开的另一只眼睛

龙华

你们倒在这里
是为着一个理想
为着一个梦中的国度
现在,你们的名字深深地刻在了石头里
却早已 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去
或许你们本也不为名垂千古
但倘若看到了我们这个时代
脚下的这一片土地可还能安宁
那一团长燃的火可还能忍耐着
不喷发而出

然而现在,这里静悄悄
听不到一声叹息

一个人的舞台

我轻轻地唱着我的歌
赞颂心中的感动
灯光从上方洒下
柔和的,温暖的
橙色的灯光只为我
和我空旷的舞台
在我的舞台上
只有我一个人

这里就是我的世界
只有我、我的歌,和心中
涌动着的喜悦
这世界之外的世界
是狂欢,是悲苦
我不想知道
在我的舞台上
只有我一个人
我轻轻地唱着我的歌
赞颂我心中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