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拍照

正月初三去枫泾

正月初三和爸妈去枫泾逛了一圈。枫泾也是一个水乡小镇,还是金山农民画的发源地。地方不大,不过进镇也不要门票,从梅陇汽车站坐枫梅线直达。正好是过年,好多人家也都贴着春联和窗花,挺有过年的气氛的。也在搞一些活动,有灯谜猜。我妈猜对一个,拿了一盒状元糕。


 

 

小世界

 八月底在鲁迅公园拍的照片。一直没空整理出来。那会池塘里的荷花已经只剩下几枝了,一瓣落下的花瓣就像一叶小舟在水面上漂浮。对花瓣小舟来说,这池塘就是一个丛林中的湖泊。 这个童话小世界幽静美丽而又有一些寂寞。这叶小舟会漂到哪里?会漂泊多久?在这个小世界里是一个充满诗意的问题。然而跳出这个池塘里的童话小世界,在现实世界,这个问题就会变得无味乃至有些残酷乃至引发一些文人墨客们及时行乐的联想。

照片把一个小世界圈在了画框里,把外面的一切都隐藏了起来。那么,还是把现实世界都扔在画框外面去吧。

1933老厂坊

上周去了回1933老厂坊。结果被拦在外面,说是周末不能参观………………

这个创意园区原来是工部宰牲场,据说里面空间很诡异,可惜是看不到了~~

去看外白渡桥了

据说今天外白渡桥要拆去修,于是我就去凑了热闹。桥是上午拆的,我是下午去的,所以就只能看半截桥了。就要看这半截桥也不太容易。拆迁工地两头封得严实,又有吴淞路闸桥煞风景。最好的角度就是黄浦公园了。又顺便到北外滩转了下。

上海还是有许多好看的老房子正在破败中啊~~

三月十六日的无标题文档

  今天去中山公园去转了圈,然后又去参观华政校园。之前去长风公园的时候也顺道去转过华师大。都感觉相比公园,还是大学校园更有逛头。

  想想我的华理实在是太和谐了,绝对没有地主阶级或是资本家的情调。一样是河,在华师大就叫丽娃河,(其实说通俗点就是美女河),在华理就叫青春河。一样是楼,华理就很理工地全部按数字编号。据说奉贤的新校区开始有点文化了。

P.S. 春天来了。树都发芽了,猫都怀孕了。一路上看到了好几只大肚子的猫。话说Blog已经出走许多天了,不知道有没有弄出什么成就来。

去炮台湾转了圈

  传说在宝山有一个炮台湾湿地公园,前两天在报上又看到说那儿有海鸥,于是昨天就去了一趟。三号线坐到水产路,那就已经是感觉很遥远了,然后再坐几站公交车才到。那宝山11路我真怀疑是不是总共只有一辆车。

  那个公园门票倒只要5块,不过公园也不算大。在江边上也没看到多少湿地,那海鸥么,好不容易才远远地看到了几只。不过我的相机能力有限,我的水平也有限,没拍到像样的。 倒是很神奇地在成群的大货轮前,还有一只小渔船。

 P.S. 又做了一个模板。之前的那个老横说很卡,但我一直没觉得。但有一次我在拷文件的时候,终于发现在CPU忙的情况下,IE上确实很卡,不过其他浏览器还是没问题。看来IE在渲染复杂页面的效率还是不高。现在的这个模板要简单的多,不会再有问题了。照片是在玉柱山拓展的时候拍的黎明时的群山。

 

滑旱冰的孩子

  今天去给新手机买mini sd卡,顺便到徐家汇公园转转。于是看到了一大群滑旱冰的孩子。现在的孩子真是厉害啊,比我可是强多了。

上海的下雪天

  这些天上海下了很大的雪,尤其是昨晚到今天早上,似乎是我见过的最大的雪。据新闻说,也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上班路上,看到路边的汽车上盖的雪厚得像馒头一样。嗯,不过这个馒头只是颜色厚度像,不符合国家标准。不是圆的,也没有小麦香。或者说像奶油蛋糕?地上的雪踩上去也有了松软的感觉,算是真正的雪了。

  在这个难得下回雪,更难得能积起来的地方,以前每次下雪都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而这次大雪却不一样。当身边的同事、朋友因为这场雪而让回家过年成了一件难事,更多的人因为这场雪而遭灾的时候,就对这雪有了一种复杂的感觉。2008年的这场雪是偶然的吗?以后几年还会这样吗?今天看气象预报,南方总算是可以看到红太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