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

前一阵去看了双年展。感觉这一届的双年展不如前几次的有意思,能找到感觉的作品还真不多。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上海,来跳支舞吧”,这个投影的建筑会随着人的动作而动。还有就是那个让人昏昏欲睡的房间。

之前也去看过艺博会。当代艺术作品一直在试图与众不同。但这种形式上的求异,却又成为了一种共同点。许多作品都把现实世界表现得怪异、扭曲、荒诞,仿佛是噩梦中的情形。

如果说,环境更新,艺术也随之更新,那么从现今的艺术看,这个世界也许真的充满了荒诞的色彩。回头看看过了一大半的这个 2008 年,恐怕更会有这种感觉。

 

2 thoughts on “子不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