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二十二日的无标题文档

  周日去代车大人还书,又到了这片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还了书之后,稍坐了会,还是告辞出来了。对面就是交大。虽说我在这片住了许多年,但从没好好逛过交大。记得上一回去好像还是中考报名的事了。所以,我就走了进去。

  交大是一百多年的老学校了,校园里有许多老建筑。虽然都上了年纪,但他们还是很漂亮,很精致。不仅是造型,柱头、墙壁上的装饰,以及既陈旧,又鲜活的颜色。走过嫩绿的,洒着红色的香樟树叶的草坪,抚摸粗糙的,但又被时间冲淋打磨过的墙壁、柱子,仿佛能听见他们的故事。墙上嵌着的铭牌上写着房子的身世。直白,平淡,却让人想象过去这里的景象,在耳畔想起昨日的声音。办公楼的石栏杆前睡着一只白猫,懒懒的,毛也有些脏。有人过去摸它,也一点不紧张,爱理不理的样子。门前的花坛里还有三四只年轻的猫挤在一起。莫非它们都是一家的么?

  草坪正中的雕塑前有五个很无趣的石球,外面还围了圈更煞风景的铝合金栏杆。这里也不都是和谐的。就比如某学院一百周年的宣传画上,那个石狮子总用邪恶的表情看着我。

  好吧,现在的大学已经不是当年的大学了,即使是像交大这样的“名牌大学”。当然这也不仅仅是大学的问题或是大学生的问题。但当理想成了不切实际的奢侈品,当人生的目标已经变得如此现实功利的时候,又怎能不让人感到悲哀呢。

  从华山路校门出来,过了马路就是康平路。当年我就住在这条路上。即使过了这许多年,这条路也还是那样安静。路过一家饭馆,挂着一块牌子——创始于1984年。嗯,和我同年。这里的一切和都和许多年前差不太多。有些房子修葺过了,但也还基本保持着旧貌。有的店易主了,有的店还没变。但相比这过去的这许多年,这些改变只能算是小小的插曲。在那些推倒一切然后重新建设的地方,所有的景观都是新的,陌生的,除了路名,不再有可以凭以回忆的东西。而在这里,一切都还是亲切的,仿佛一个家人。但同时,也渐渐生出了一些疏离感。这里的一切正在老去,正在现在的我割裂开来。昔日的光彩一点点斑驳,破败,慢慢变成回忆。如一首忧伤而华丽的探戈。我已经不忍走近我从小长大的那条弄堂了。

  天上飘起细碎的雨来。我还是离开了吧。

5 thoughts on “四月二十二日的无标题文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